Facebook 會師法網絡長城壓制假新聞嗎?

臉書教主朱克伯格明言2018年臉書需要重新整頓其動態消息的內容分發,以助用戶關心其家人及朋友的資訊,而非無謂的商業推廣及新聞訊息。這一聲明相信震驚了不少媒體老闆及KOL,皆因不少老闆及品牌都已經將臉書當成唯一的傳播平台,任何業務指標都以Likes, engagement 等來作考量,至於內容的質量及價值早已不在這些媒體老闆考慮之列。這些媒體甘心為臉書作牛作馬,但現在卻一腳被朱克伯格踢開,不知有何滋味呢?

事實上,教主的目標是很明確的,便是要借加強用戶間的訊息分享來打擊假新聞的傳播,這是一場在全世界發展的訊息大戰,真假新聞如何區分實在到了連傳統專業新聞編輯都難以判斷的地步,除了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的假新聞外。在香港一條有關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被指僭建的假新聞,竟然在今天也被親共媒體拿來攻擊,以轉移大眾對鄭若驊僭建的狙擊,當專業傳媒都要因政治原因而倒果為因時,試問Facebook一家平台公司要如何做到防止假新聞的傳播?

英國金融時報今日的社論分析臉書自救的原因,但最終目的顯然是要在政府規管前自我出手,來避免外來力量干預臉書平台,從而令臉書的自由開放特色告終。但問題是,臉書怎樣做都無法滿足不同政治光譜的人,單單是假新聞的定義已够吵下去。據早前外媒報道,臉書有計劃嚴格控制媒體在臉書上發布新聞的資格,以公信力作為排名去將媒體刊載的新聞打分,然後派給用戶。這樣的排名如何制 定相信又足以令一眾媒體與臉書爭吵。皆因媒體在臉書出貼文經營專頁,為的只是廣告收入而非與用戶的互動。現在臉書以公信力來為媒體排次序,教媒體如何向客戶分銷廣告?難道自認公信力不足嗎?

臉書作為一個內容發平台,若然要擔當一個守門員的角度,最順理成章就是臉書委任一個總編輯,由他擔起責任。但問題是,他根本無法審閱臉書上的一字一句,他能做的也只是抽查而言,要在汪洋大海為內容作過濾,這只是天方夜譚。這也是讓假新聞流傳的原因。

若然臉書真的要施行過濾機制,他們大可以向中國取經,其網絡長城作為維穩工具多年,除了有效阻止敏感字詞在全國網絡傳播外,更令中國社會網絡和諧處處。朱克伯格大可以向中國網信辦取經,中國甚或可以將網絡長城的專利授權予臉書,這樣一來,臉書便能名正言順回歸中國市場之餘,也能令當權者定義的假新聞不再出現。不過,到時大家還會否留在臉書平台,已經是另一個問題了。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