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警執法全紀錄(6月9日至8月4日)

9/6至4/8警察行為全記錄

[轉載]

整理:葉一知

前言
- 看完5/8的《四點鐘許SIR》Season 2,深深覺得警方只在自說自話,把過去兩個月的事情全歸罪於示威者,而省去警方多次的失職失責和濫權濫暴,忘記自己是衝突不斷升級的兩大源頭之一(另一源頭自然是林鄭月娥)。因此,筆者覺得有必要就反送中運動做一個有關警察行動的全記錄。
- 我選了由9/6至4/8的事件作第一階段的記錄,原因是5/8的三罷令運動進入另一個階段,故以三罷前的一天作分水嶺。
- 記錄着重客觀事實的陳述,不涉評論,盡量將事實擺在眼前,讓公眾自行判斷。
-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筆者沒有條件上前線,但正如兩個月前說過:我們還能運用自己的知識、專長、社會經驗、歷練、累積的社會地位、財富、人脈和老成的手段,去盡一分力。
- 所以,這份記錄,只是開始,筆者私下會繼續記錄,但歡迎使用。如果你要原文使用,只須引用出處便可,如果要拿去重整成其他文宣、改寫或研究用途,也不用通知我。也歡迎放入維基(抱歉我不懂搞)。
- 個人力量有限,如有遺漏,歡迎指正及補充。

9/6 金鐘
- 遊行前夕,有視障人士在港鐵站附近遭警方截停,並查問視障人士使用的白杖(盲人枴杖)是否攻擊性武器。
- 凌晨衝突中,警方阻撓記者採訪,記者即使出示記者證亦被驅逐,更有記者在清場時被噴胡椒噴霧;防暴警察不分示威者及記者,手持盾牌推撞、驅逐並拉扯人群,有警員辱罵記者是「垃圾」,阻擋鏡頭,並以電筒、閃燈等阻撓拍攝;有警員搜記者身時發現樽裝水,質疑是「用作襲擊警方」。

11/6 金鐘
- 多名青年被警員安排在港鐵站一旁查身份證及搜袋,查畢卻不放人,部份警員更手持盾牌及攝錄機,拍下整個過程。
- 有市民上前了解,被警員阻撓,其中一名警員狀若尸「撞鬼」,留下「唔好再搞我後面」的名句。

12/6 金鐘
- 下午清場,防暴警發放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彈,並對沒有任何衝擊的和平示威者瞄準頭部射擊,多人被打致重傷,包括一名受傷後視力只剩下三成的中學教師;另外,一名送貨的港台外判司機,胸口近距離中了催淚彈,不斷吐血,幸最後保住性命。
- 警方向中信大廈外集結的市民發放多枚催淚彈,當時市民只是和平聚集,大部分只是站着打卡、拍照和圍觀,但多枚催淚彈險致人踩人的悲劇。
- 面對手無寸鐵、僅以手推車運水的男子,最少六名警員以圓盾推撞,並以警棍及胡椒水等武力制服。
- 一名媽媽嘗試向警察說項,警察向她迎面噴射胡椒噴霧。
- 防暴警多次襲擊記者,更對一名商台記者出言恐嚇,留下「記你老母」的名句。
- 防暴警全程身穿無警員號碼的裝束,也沒有佩戴委任證。
- 當晚有牧師調停,勸喻警方推進前先作警示,警員對他說:「叫你耶穌落嚟見我哋。」
- 事後,警察到醫院拘捕受傷的示威者,惹來白色恐怖憂慮。有學生在伊利沙伯醫院求醫期間,因向醫護人員表示曾到佔領區,旋即被警方以暴動罪拘捕。亦有醫護踢爆,有警員不佩戴委任證,走到醫院多處地方偷聽醫護人員談話內容,甚至以恐嚇語氣威逼醫護提供病人資料。
- 經此一役,警方正式與醫護人員結下梁子。

16/6
-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向會員發信,聲稱香港警察一直堅守政治中立的守則,守則要求警察不論本身的政治信念為何,並須竭盡所能地履行職務。
- 這一點,可參考其後日子警隊的行為來論證真偽。

17/6
- 警務處長盧偉聰指,612並非形容整個活動為暴動,警方僅拘捕了5人是與暴動有關,被網民戲謔為「五人暴動」。

19/6
- 保安局長李家超指,速龍小隊的特別工作服無位置展示警員編號。後被踢爆,6月9日至6月12日早上部份速龍隊員穿有印上警員編號的背心。
- 另外,李亦稱示威者因移動致頭部中槍,而非警察刻意瞄準。

21/6 灣仔
- 警總遭圍堵,警方指摘示威者阻塞道路,令身體不適的職員延遲送院。然而,有傳媒片段證實,救護員在到達警總正門後,警方一直未有開閘,拖延了半小時後始放行讓救護員入內。
- 另外, 報稱不適的職員被送到急症室後,沒有登記見醫生便自行離去,被批評將救護車當的士搭。

26/6
- 員佐級協會發聲明批評醫護的指控是「本末倒置、黑白不分」,又請醫管局撤銷所有醫院警崗服務。聲明發出不到一天,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內的警崗突然停止服務,貼出通告着巿民有需要可致電999。

1/7 金鐘
- 示威者成功破壞立法會玻璃,並短暫佔領立法會大樓。期間警員沒有強硬執法。
- 有前線記者採訪時,已表明記者身份,仍被警棍打傷手指。

6/7 屯門
- 屯門公園一名中年男子懷疑打人,在場人士即阻止該男子離開,惟警員護送他離開公園,並協助他於V City商場附近登上的士,引起遊行人士不滿,要求警方交代。警方嘗試驅散不果,一名警務人員向多名示威者近距離施放胡椒噴霧,事後才舉起紅旗警告。

7/7 旺角
- 九龍區遊行完結後,一批示威者自行遊行到旺角,並於旺角亞皆老街前停下暏路。
- 警方警告旺角結集的人士盡快離開,但正當遊行人士後退,全副武裝的防暴警突然瘋狂推進,毆打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並以警棍追打未及離開的市民。有市民頭破血流受傷,多名市民遭按地被捕。
- 大批剛看完電影、吃完晚飯的市民無辜被警員粗言辱罵及揮棍驅趕。有警官衝上行人路向一名穿恤衫西褲的中年人喝問:「𠵱家有騷亂,你係咪參與暴動?係咪參與暴動?」兩名外國遊客同樣被趕。另有大批群眾被警員趕出馬路,有拿着購物袋的市民跌倒。
- 混亂中有人與警員理論,一名軍裝警員(據知花名叫「香蕉糖」)衝前挑釁:「過嚟呀,認X住我呀!」其後又叫囂:「隻揪呀!」
- 一名便衣警員,被市民質疑沒佩戴委任證時指:「警察執行職務時,係唔需要展示委任證。」但根據《警察通例》,如市民提出要求,除非情況不容許、出示委任證會影響警隊行動及/或危及有關人員的安全、要求不合理,否則警務人員應出示委任證。

10/7 大埔
- 60名警方機動部隊成員凌晨採取突擊行動,手持防暴盾、手腳套上護甲,帶備黃紅黑旗,進入大埔「連儂隧道」,掃蕩貼在隧道兩壁的「香蕉糖」memo紙,手法近乎反恐,震驚社會。

13/7上水
- 西貢區議員呂文光在場協調期間,被撞跌跪在路邊花槽旁,他立即舉起雙手,並向警方說「畀時間示威者走」,但警員連續兩次對他噴胡椒噴劑,其中一次向其臉部直接噴射,雙眼直接「中椒」。
- 兩名白衣督察在上水廣場天橋無端追捕一名黑衣少年,少年為逃避追捕,企圖跳橋,半身翻出天橋外,險些墮橋,最後由記者及其他警員將他拉回來,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
- 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就此與警方理論,質疑警方拉錯人,卻被警察用警棍直擊眉心。
- 多名前線記者被胡椒噴霧所傷,兩名攝影記者分別被警員棍扑及盾擊;有急救員目擊三、四名警察撞倒一名攝記後,再亂棍施襲;一名法新社女記者混亂中被人碰跌受傷;一名《文匯報》記者雖然身穿反光衣並戴上寫有「記者」字樣的頭盔,仍被一名情緒激動的警員用圓盾揮打兩至三次。

14/7 沙田
- 沙田遊行完結後,示威者沒有散去。當晚,防暴警進入新城市廣場,在商場內快速推進,多次施放胡椒噴劑及追打示威者,終演變成混戰。當時商場內有大量只是用膳和逛街的無辜街坊。
- 大批持長盾防暴警員在商場通道進場時,街坊一臉惶恐,有人手抱年幼女兒,亦有人扶着長者急步離開;有街坊依照警員指示離去時被指嚇及中警棍,亦有街坊帶八旬母親匿藏女廁兩小時躲避警察。有目睹暴警狂毆年輕人的商場顧客直指「唔係親眼所見我都唔信」。
- 多名警員以武力企圖制服示威者,其中一名警長用手壓向男生頭臉,一度用手指插其右眼,男生受驚激動反抗,咬斷警長手指。
- 警方清場時駐守多個路口,示威者無路可退,當中一男一女被迫衝出快速公路逃亡,卻被十多個防暴警重重包圍,在毫無反抗之下被警員失常地不停揮棍狂毆,再將男女帶走。
- 香港眾志成員朱恩浩及廖偉濂撤離沙田期間,身上並無任何裝備,亦沒有暴力行為,一批警員突然上前捉住兩人,其間有穿白衫的督察級警務人員(疑為過氣童星小柏林),將朱粗暴地壓倒地上,並將其右手腕向內拗,導致他受傷。亦有警員不停毆打廖偉濂的頭部和背部,再將他推落地上石壆位置。

18/7
- 警隊收親中政團千萬捐款。

21/7

中聯辦至上環
- 警方與示威者於中區警署外發生衝突,施放55枚催淚彈、5枚橡膠子彈、24枚海綿彈來驅散人群。有警員更在橋上瞄準示威者的頭開槍。
- 有示威者疑在無警告下,遭警員從後方以水平角度射擊。

21/7
元朗
- 元朗發生白衣人恐襲,對無辜市民作無差別攻擊,過程已不必細表。
- 警方一早收到多人報案,但一直零部署。根據《鏗鏘集》片段,晚上有白衣人在元朗街頭聚集,警車多次經過都沒有過問
- 白衣人衝入西鐵站打人前,兩名警察卻掉頭而去。
- 警方在接報後39分鐘,一批白衣暴徒在西鐵元朗站傷人後,才有防暴警察施施然到場,卻對一眾暴徒集體奔至另一邊出口逃走視若無睹,沒有追捕,反而與遇襲市民在站內口角。隨後收隊離去,白衣暴徒立即折返,並拉起西鐵站大閘再肆意襲擊徒人。
- 警方稱當晚接獲24000宗999求助。另有指報案中心諷求救者「驚就唔好出街」。
- 大批市民到天水圍警署報案,但警署落閘。
- 警員這時到元朗戒備,記者質問警方為何這麼遲才到場,當時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說:「遲唔遲呢我唔知,我哋係收到call嚟嘅。」記者隨即問:「你哋幾點至到?」他稱:「我睇唔到錶呀,Sorry呀!妳見唔見到頭先都幾亂下㗎?見到㗎可?如果見到你就知啦,我哋點會有機會可以睇錶呢?」記者其後再追問,他指:「你咁樣係唔會令到我驚㗎!」
- 後有短片拍到,李漢民曾帶領逾30名警員,與白衣人輕鬆交談。其中一名戴口罩、白衣中年男子不斷問李,市民「走晒未?趕晒上車未?」更指警員無法驅散市民,會代勞幫忙。另一黑衣中年男斥示威者把警員手指咬斷,李漢民拍拍該男肩膀:「心領嘅,唔想大家嘅幫忙令到我哋辛苦。」呼籲他們不用擔心,另一人回應:「最緊要佢哋走晒我哋就散。」
- 凌晨1時許,逾百名白衣暴徒集結於南邊圍村口,全部戴白帽及手持鐵通或木棍等武器。大批防暴警察趕至,只遠處遙望,未有行動,有防暴警更向持木棍的白衣人拍膊頭交談,狀甚友好。
- 警方其後派出數名便衣探員向其中一名白衫叔父輩商談數句後,至凌晨4時許便讓白衣人分乘私家車離開。在場警員對記者質問為何放生暴徒充耳不聞。
- 元朗區助理指揮官(刑事)游乃強凌晨見記者時稱,未有在行動中拘捕任何人,又指身穿白衣不等於參與打鬥,不能證實村口聚集的人士涉及群毆事件。當記者提到,目擊有白衣男手持鐵通等攻擊性武器,游卻稱當刑事調查警員到場時,無發現有人手持攻擊性武器。
- 事後,盧偉聰指當晚大部份警力集中處理港島暴力衝突,調配人手需時,換來提問記者反嗆「警隊有三萬多人」。事實上,後來香港多區發生衝突,包括8月5日大罷工,警方都有足夠人手調配到各區處理。
- 事件至今(6/8)只拘捕20人,全部只涉非法集結罪而非襲擊傷人,更未有人被正式落案起訴。
- 721元朗恐襲被普遍認為是警隊成為「過街老鼠」的轉捩點,其後警察在多區被街坊喝倒采並驅趕可作佐證。

26/7
-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公開譴責721襲擊途人的白衣人是暴徒,並為警方未及時制止而道歉。
- 其言論竟引起警隊不滿,有警務人員發放展示徽章的聯署聲明,質疑張建宗憑甚麼代表警隊,更聲稱與之「勢不兩立」。但事實上,警隊隸屬保安局,而保安局隸屬政務司。
- 警察工會去信張建宗批評其言論抹殺及辜負警隊努力。
- 員佐級協會發表聲明,把元朗恐襲僅形容是「集體打鬥事件」,並於聲明中形容示威者為蟑螂。
- 同時,四個警察工會致函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反對成立獨立委員會。

27/7 元朗
- 雖然警方對元朗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仍有近30萬人到元朗,要求追究涉警黑勾結的恐怖襲擊。
- 群眾一度包圍元朗警署及南邊圍村,並無衝擊。警方出動防暴隊驅散群眾,在民居林立的元朗市中心密集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及海綿彈。
- 一枚催淚彈射中一個民居的天台,煙霧向上飄入附近民居及老人院,導致長者狂咳,亦有院友雙眼或臉部不適,需用水清洗治理。亦有催淚彈射上西鐵架空鐵軌。
- 晚上,一批人退入元朗站,速龍小隊攻入車站大堂,用警棍揮打群眾,其中一中年男子頭部中棍流血倒地,警方制服及帶走多人,地面留下大量血迹,令元朗西鐵站連續兩星期浴血。
- 警方在行動中多次針對記者,抱括以強光照射記者,喝令在場記者出示記者證。警方更曾近距離向記者群開槍,有記者被橡膠子彈擊中,手臂一片瘀傷。
- 事後,有人發現速龍隊警員使用加裝了疑似金屬環的高殺傷力「改裝警棍」。事後警方稱那是「索帶」,但未能令人信服。
- 一名社工被捕時遭三至四名警員制服,警員將他頭部按在地上,連環腳踢他的頭和膝。社工自稱當時已完全被制服,沒打算反抗,只是手執一張社工證。另外,他哭訴由被捕至留院扣查,接連遭受警方暴力及不禮貌對待,包括按他在地上後,以警棍如打高爾夫球般擊打他頭部;醫院病床旁的警員更指他「用開尿壺屙尿」,不讓他下床去廁所。

28/7 上環
- 警方上環清場,連環施放海量催淚彈、橡膠子彈等。其間警員在催淚煙未散之際逮捕示威者,強行扯開其眼罩及口罩令其不適,有人疑短暫失明。
- 多名警員肆無忌憚向示威者開槍,警員邊推進邊向示威者平射連續20發子彈。
- 有外籍女子途經中環時被防暴警推倒在地;有小童疑因吸入催淚彈不適;有老婦受催淚煙傷至呼吸及走路困難,要急救員為她治理;有手抱嬰兒不停咳嗽;另有孕婦也受煙霧影響。
- 多名記者採訪期間遭警方推撞,有人受傷,《蘋果》攝記被催淚煙攻入眼致短暫失去視力,險被衝鋒車撞倒,有相信是防暴警員及時拉着他,但警員不明所以地用手指「攝入」記者防毒口罩,將口罩撥開,幸記者立即閉氣,免吸入更多催淚煙。
- 有報道指,有救護員收到命令,指救護車須得警察批准才可進入示威人群中救人,事後警方否認,但有救護員指警方有權控制現場,他們只能被動配合。
- 有警員指罵一名記者「協助暴動」。
- 警方一度想進入IFC商場行動遭拒;有便利店員工拒絕警員入內調查,被警員威嚇阻差辦公。但根據法例,商場及便利店屬私人處所,警方若要進內執法,須先獲業主同意。
- 事發後不足48小時,警方即向44名男女落案起訴暴動罪。當中,一對情侶出現在涉案地點,但沒有衝擊警方,被捕時只是攙扶一同被控的16歲少女。
- 另一名被控暴動罪的是一位註冊護士,事發時並無衝擊,只在現場擔任人道救援工作。及後,署名「一班生於斯長於斯的醫護人員」的聯署信指,該護士在戰場上也不會被拘控,強烈譴責港府罔顧人道精神、缺乏人倫道德,並要求護士管理局切勿對陳採取追究及法律行動。聯署信有超過2萬人參與。

30/7

西灣河
- 當晚8時許,有人在港鐵西灣河站對開連儂牆舉行放映會,其間有五至六名中年漢經過指罵在場人士,又損毀連儂牆,其中一人出手推撞在場人士,演變成肢體衝突。
- 警方接報到場,安排打人的中年漢上救護車,被他打傷的男子卻被帶上警車。在場市民見狀立即起哄,要求交代事件,一度有約200名市民包圍警車及救護車,阻止他們離開,現場一片混亂。

葵芳
- 警方落案控告728上環衝突被拘捕的45人,當中44人被控暴動罪。被捕人士大多被扣押在葵涌警署,逾千名市民到場聲援,其間多次爆發警民衝突。
- 一名警署警長手持雷明登長槍,在未有警告下至少兩度舉槍指向群眾,甚至曾把手指放在扳機上。
- 警方數度噴射胡椒噴霧,一名路過該處的葵涌街坊控訴被涉事警長在毫無警示下以胡椒噴霧「施襲」,強調自己無作出任何攻擊,卻被噴至全身沾滿胡椒噴霧,他狠批警察行為失控。
- 警方亦多次無故攻擊正在採訪的記者。一批全副武裝的警員約10時半從葵涌警署衝出,正在門外拍攝的《蘋果》攝記即時表明記者身份及配合向後退,但一名警員急步衝前兩度以盾牌撞向何,何一度不適倒地。
- 警員撞倒《蘋果》記者後繼續推進,香港電台一名身穿印有「記者」字眼反光背心的女記者被警員多次以警棍威嚇,女記者轉身走避,警員仍多次揮舞警棍追打。另一攝影記者亦被警員推向牆邊。

天水圍
- 天水圍天秀公園內的連儂牆隧道,晚上有傳被破壞。兩名中學生聽到消息到場修補。其間一名灰衣男子出言辱罵和用手機拍攝,他們就撐開雨傘保護自己,並避免被攝錄,灰衣男卻報警指控他們打人。警方到場後卻以助查為由涉嫌「拐帶」兩少年到警署,在沒有警誡下拘捕他們。
- 其間在場人士不滿警方執法偏頗,一度有數百名巿民聚集上址,群起要求警方交代事件。
- 民眾不滿警方行動,包圍天水圍警署,警署一度要拉閘暫避。主動走出人群解釋事件的天水圍分區警署助理指揮官麥子強疑不滿有人向他舉中指,竟雙手舉出中指反問:「呢個係乜嘢手勢嚟?」
- 後有私家車以煙花射向人群。

其他
- 有警務人員在網上發公開信,指警隊無做錯,批評示威者使用武器攻擊警方,揚言「我係headshot你又點?暴徒!」

2/8
- 多個建制、商界團體再次捐款撐警,警察福利基金在一個多月進賬1,630萬元。據資料顯示,警方三大基金過去五年累收2.1億元捐款,冠絕各大紀律部隊。按現行《警隊條例》,只要警務處處長或其授權人士批准,便可接受捐款。

馬鞍山
- 警方聲稱在火炭起出「軍火庫」,拘捕多人。當晚有示威者包圍馬鞍山警署聲援。
- 及後警方清場。協助清場的速龍小隊先以胡椒彈槍瞄向記者,其後在沒舉旗警告下,向行人天橋發射多枚胡椒彈,擊中玻璃圍欄,煙霧四起,橋上人立即走避。有居民指,聽到至少五次槍聲,當時行經天橋的市民有老有幼,估計不少人中椒。根據警員使用胡椒噴霧指引,第一是要先發出口頭警告;第二是在警告無效下才可以在兩呎以外施放。
- 另外,有防暴警員驅散人群時,不理居民反對強行進入雅景臺大堂。當時一名無參與包圍警署也沒穿黑衣的男住客站在屋苑門外,發現對面有四名警員圍住一名記者,於是大叫:「我哋睇住你嘅,唔好立亂打人。」未幾數名警員從對面馬路衝至屋苑門口進行驅散。有警員向他呼喝:「你係咪襲警?」他否認,一名警員叫他出來,他拒絕,雙方拉扯,警員竟推開玻璃門進入大堂,並用手銬擬鎖起他,居民紛紛指摘警員,並一度阻住大門不讓警員離開。最後警員沒拘捕任何人離去。事後該街坊發現右耳紅腫,相信與警員糾纏時造成。

3/8

黃大仙
- 當日旺角遊行蔓延各區,晚上更蔓延至黃大仙。當晚警方到場驅趕,但引起黃大仙街坊不滿,瞬間聚集近千人,包圍警察,指罵在場戒備和執行拘捕行動的警員,並大叫「香港警察知法犯法」和「黃大仙不歡迎警察」等口號。

旺角
- 香港迪士尼樂園一名菲律賓籍舞蹈員路經旺角,遇上警方清場,警方追截,他在混亂中跌倒,被拘捕時一臉驚恐,不斷向防暴警察解釋但不獲理會。後有聲稱「香港迪士尼樂園全體五千演藝人員」發聲明,批評警方外語能力差,強烈譴責警方武力打壓路人,形容為毫無理據,純粹洩憤,對其出賣維護和平之行為深感羞恥。

4/8

西環
- 示威者避開中聯辦,繞路轉戰其他地方,防暴警察突然在極狹窄的水街與皇后大道西交界,在沒受衝擊及沒警告下,連發多次催淚彈
- 最少三粒催淚煙彈射到屋苑平台上,令街頭即時被刺鼻氣味充斥,影響鄰近民居及老人院。有街坊表示催淚煙吹入屋內,令其兩歲女兒感不適,不停流眼淚。讓街坊走到樓下向警察投訴,負責指揮防暴隊的警員卻開咪着同僚「唔使理佢,我哋繼續」。
- 另有女街坊表示,本想到場關心年輕人,但遭警察粗暴對待,她表示只係望吓,警察就鬧她:「走啦!走啦!」她反問點解要走,呢度點解唔行得,有一個警察用粗口鬧他,她質問邊個用粗口鬧我,但沒有人認,還說沒人講粗口,跟住用強光射她。

將軍澳
- 一名家住將軍澳的男子,與兒子散步,堅稱並非示威者,行到寶順路旁邊公園發現前路被封,打算回頭時看見一班巿民指罵防暴警,並聽到街坊大叫「快啲撤退,快啲散」,他於是後退擬與子離開,其間大批防暴警衝上前,在沒警告下,被人從後扑傷頭。事後警方並沒有拘捕他,讓兒子與他離開求醫。
- 觀塘區議員莫建成及其助理凌晨於警方觀塘清場行動中被捕,更以侮辱方式,要求二人下跪扣手銬。

天水圍
- 天水圍一名被指襲警少女,遭防暴警抬走時走光,裙子退下,但防暴警沒有停止,惹起公憤。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