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警公然謀殺學生已犯下反人類罪

[轉載自前文匯報編輯顏純鈎的臉書]

十一國殤,香港滿街血光,黑警對抗爭年輕人實行更殘暴的鎮壓,勇武派也還以更激進的手段。不管如何,市民手上沒有武器,雖然人數眾多,但他們受到的傷害,比起他們對警察造成的傷害,根本是不成比例。

一個中學生在衝突中被警察當胸槍擊,打穿肺部,幾乎致命。這是首次警察用真槍實彈正面瞄準一個手無寸鐵的學生,開槍將他擊倒,引致重傷垂危。事後盧偉聰出來見記者,還為開槍的警察開脫,說他「合理」﹑「合法」。
現場視頻所見,當時有一個警察被打倒在地,周圍有五六個黑衣人圍著他打,黑衣人手上只是雨傘短棍,顯然地上那個警察,根本沒有生命危險。在一百多天的警民衝突中,我們見過多少次,七八個警察圍毆一個倒地的市民?沒有一次有市民喪生,可見被包圍的警察最多只是受點皮肉傷而已。
而且,現場不遠處,還有為數不少的警察,只要他們都衝出來,一定有能力驅趕那幾個黑衣人。這樣的衝突現場,根本沒有必要直接使用真槍實彈來對付一個孩子?

退一步說,如果警察拔槍,他至少應該先向天開槍示警,只要向天開槍,那些毫無防備的黑衣人一定四散逃命,沒有人膽敢留在原地與警察對峙。但顯然警察並沒有經過示警這個步驟,一上來不由分說就是開槍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