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應淦支持對權貴問責

反送中運動引發不少對香港深層次問題的討論,大律師公會執委,資深大師律師駱應淦今日在港台節目《香港家書》中借一封給老同學的信,談及他對因運動衍生的暴力行為的看法。他認為制度並沒有聆聽年輕人的訴求,雖然暴力不能被寬恕,但是問題的起點是「政府要硬闖」,強行通過《逃犯條例》修訂,「是那些掌權者的頑固,播下了暴力的種子。」並形容向擁有公權力的人問責不可恥,是警方沒有展示出應有的理性與克制。

駱應淦在文中指出,自己作為擁有 40 年刑事大狀經驗的律師,理應難以容忍有人明目張瞻地犯罪、破壞法治。但是社會要明白年輕人正為改變制度不公而努力,香港和國際社會有很多人也同情年輕人,可是當年輕人準備好犧牲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制度並沒有聆聽和讓步。

「是那些掌權者的頑固,播下了暴力的種子。」駱應淦說。

駱指出,自 6 月以來,警方發射催淚彈已成常態,亦不難從事發片段看見警方毆打已被制服的示威者,甚至對示威者、記者和立法會議員近距離使用胡椒噴霧,又指出被捕者在警署內被毆打的指控已司空見慣,惟相關部門只重複否認,甚至將 10 月 1 日警方實彈槍擊 18 歲示威者,形容為「合法」、「合理」,「基本的國際準則會要求在事後全面調查並公開報告 。」

又指現時警員的身分無法被識別,濫捕情況更不勝枚舉,有市民只因大罵警員便遭拘捕。他認為,無人會低估警方工作的難度,但警方亦不見得會克制自身行為,形容大家一直引以為傲的規範和程序已消失,警方的專業亦備受質疑。

他強調,除了守法,法治包含其他同樣重要元素,包括對人權和公民權利的尊重 、公開及問責的行政機關、於三權分立原則下有效的相互制約及平衡,以及獨立的司法機構。要解決現有問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重中之重。可惜大律師公會從 7 月開始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至今接近 4 個月,政府仍充耳不聞。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