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當我們失去了維園

轉載自譚慧芸專頁

維多利亞公園,對香港人來說,是非一般公園。它在香港集會遊行的歷史上,有着標誌性意義。每年六月四日晚,維園點起一片燭光如海,三十年不滅,即使人數有起有跌,「坐滿維園多少個足球場」成為了老香港人良知的呼喚,讓人知道,還有人拒絕遺忘。

每逢七月一日香港回歸,十月一日國慶,維園更是兵家必爭之地,不同陣營組織向有關當局入紙申請,搶奪維園活動的舉辦權,那時,「合法集會」還是有一點空間。有時建制派取得了足球場活動權,泛民集會人士擠在旁邊的草地上,一幅高空照片,那一邊空洞洞,那一邊人頭湧湧,圖片說明一切,見證香港和平集會的歷史足印。2003年七一,從維園溢出來的人潮,間接促成前特首董建華下台。

在傳媒史上,維園也有其重要角色,香港其中一個最長壽的直播論政節目,「城市論壇」始自殖民地時代已在維多利亞公園涼亭舉行,左中右陣營政治人物聚頭這個戶外空間,舌劍唇槍,有時吵得動手動腳,出動保安維持秩序,但也把維園奠定為一個包容空間,讓民間多元聲音可以發聲,這片園地,具標誌性意義。

數年前,明報總編輯換人,我作為前明報僱員表達關注,也曾出席維園城市論壇,記得香港電台的製作人,抓破頭也希望找到不同立場者出席,是舊派人信奉那種文明理性,相信真理越辯越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