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法案未成. 切忌樂觀:《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的實況

By www.FreeHongKong.org

引言

香港正處於爭取民主人權和公民自由的前線。要令抗爭有效持續,必先了解中國共產黨的運作模式:

1)在欠缺民主制度的獨裁統治下,對大型示威施以大型鎮壓是為常態。暴政之下,挑戰權力頂端的對立派系往往透過發動大型抗爭運動,安插示威領袖以及挑唆者,從而在權力鬥爭當中佔優。

反修例運動能走到今天,歸功於於其 “be water” 的策略以及無領袖的組織方式 – 透過通訊科技,把示威活動的構思、組織和行動直接交到普通市民手中。這使中共各派別陣營難以透過操控大型抗爭而從中獲取政治利益。

2) 中共使用的是列寧式的思維套路:「以匕探之,遇糜則進,遇鋼則止。」

儘管人數眾多,軀體不過是區區血肉,仍可被刺刀所傷而糜爛。中共從未對其人民的屠殺作任何保留。毛澤東殺害了一億四千三百萬中國市民。(這是中共自己以及一名公安部告密者的數據。此數字比任何學者以往推算估計的五千萬至一億人更高。)此數字還未加入鄧小平時期,及習近平時期的人數。

誰可提供阻止中共的鋼腕?

1989年,從4月15日至6月4日,中共權力高層慌亂了49天而不能作出決定,因為他們不知當時美國的對策。但當美國時任總統老布殊(President Bush Sr.)暗示美國將不會撒銷中國的最惠國待遇,鄧小平便立即下令軍隊進行天安門屠殺。

這一次,美國有兩大方向為香港助勢:

1) 從行政分支經濟制裁中國,及

2) 從立法分支制裁並免去香港之特殊地位。

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49年建國時,毛澤東之所以容許香港繼續存在,有其深意。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可輕易佔據香港,但來的卻是周恩來為首的三名代表,過來安撫英國。

同樣,鄧小平亦承諾「五十年不變」。皆因香港依舊有用於中國:香港是一個低關稅以至零關稅的出口港;是遭受制裁時的逃生門;是匯聚資金予中國的漏斗;是國營企業慕集新股的發射臺;是洗黑錢的地方;是情報活動據點;更是舒解自身問題的減壓閥。諸般益處多不勝數。

香港市民應如何保證中共終遇鋼腕政策?

1) 遊說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3289/S1838)並無視保留香港特殊地位之建議:

中共精英只理解強權政治。正值關鍵時刻,若美國不展示實力,他們將繼續殺戮。若美國聽信保留特殊地位之建議,只會容讓中共對港人的暴行,也是對所有居港人士,包括數以萬計之美國公民,的暴行和威脅。

2)遊說美國政府重新考慮其對華」接觸政策」

於1993年,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佔中國28%;至1997年,其降至13%;如今只佔3%。西方國家的對華政策,給予「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待遇,容納中國為世貿成員國,皆使中國共產黨富強,令中國大國掘起,更削弱香港對中國的重要地位。這些國際便利令中共能毫不掩飾地以其獨裁制度影響世界各國,腐蝕西方文明之民主和法治精神。

有人認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已經得到美國國會大多數議員支持,所以通過法案將易如反掌。

事實卻與香港主流的想法相反,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勝算並不高。

在民主體制裏,在真正投票之前一切都是紙上談兵,政客因受到壓力而改變主意是很常見的事。而許多在美國的州份在貿易上依賴着中國,北京亦將會用數千萬,甚至數以億計美元聘請專業說客,向眾國會議員威逼利誘,或說服他們支持一個折衷方案。

此法案(法案H3289 / S1838)需要在兩個委員會同時得到通過。現階段,H3289必須通過美國眾議院的外交事務委員會(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而S1838則要通過參議院的外交關係委員會(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該法案必須在兩個委員會皆以多數票通過,然後才能進入眾議院及參議院辯論並進行表決。若法案不同時通過這兩個委員會,便會胎死腹中。

若此法案能順利出閘,則需要在明年12月換屆前,以多數票在眾議院和參議院通過。若要否決總統干預,更需要有三分二眾議員和參議員的支持票。眾議院共有435名議員,參議院則有100名議員,但由6月中法案提出以來,經過多番游說,截至9月17日,都只有25名眾議院議員和16名參議院議員,願意作為此法案的推動者(sponsors) 或共同推動者(co-sponsors)。根據過往經驗,要通過一條法案,至少需要有40名眾議院提案人/共同提案人,及10名參議院提案人/共同提案人,才有機會成事。換言之,目前仍欠*至少*15名參議員的支持。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曾呼籲「迅速推進跨黨派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但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的聲明卻要溫和得多,他指將會 「支持立法來提高法案的要求」,這個說法,並不排除最後的法案可能是個折衷的減辣方案。

作為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將決定會否在參議院安排表決法案。 他更有權以「全體一致同意」的方式處理法案,而非透過全院動議表决。在這個情況下,法案可以在不進行辯論的情況下直接進行表決。但此舉也非常容易受到匿名否决者的攻擊。(根據參議院的規定,任何參議院議員都可以透過匿名或不記名的方式,阻止法案的動議。)我們必須持續用最大的努力,確保麥康奈爾和佩洛西都堅定地站在我們一方。

此篇的目的並非要令港人對法案通過而悲觀,而是希望大家意識到距離法案落實依然難關重重,不容輕視。作為香港人,每位市民都可以在 Facebook、 Reddit 等社交媒體以英文對外國朋友宣揚訊息;或在美國國會議員 Twitter 下留言;以至向國會議員寫信陳情等,均非難事。(信件範本及電郵名單將隨後附上)法案事關重大,游說工作刻不容緩,沒有半點鬆懈的餘地,各位加油。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