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捕者新屋嶺經歷自述

轉載[被捕後的第17天]

今天在網絡上看到Now新聞 就811訪問了北區醫院的護士 該名護士指出 受傷的手足有16到17歲左右 有骨折 甚至有手足整隻手也脫骹 只剩下皮膚連著 還有被打斷肋骨的~

再看每天下午4點的警察記者會 該名發言的警察說 被捕人士的傷勢是由拘捕時因劇烈反抗做成 很多沒有表面傷痕 也不覺得警方有延誤被捕人士到醫院接受治療~

好的 811那晚 我大約是黃昏被拘捕 被拘捕後一直停留在尖沙咀現場 直至差不多晚上10點才被帶上車 上車後輾轉用了兩個小時才到達新屋嶺拘留中心 我到達前先要在A倉門口等候 之後遂一被帶進去 進去後他們剪開了綁住我手的索帶 在我手背上寫了個號碼 然後我便再進入裡面 我看到很多手足在 每一個手足也有最少一名魔警在旁 裡面分了大約4個監倉似的地方 每一個倉內也在做不同的手續 我被帶到2號倉等候 等候期間 我旁邊有兩名手足 其中一人好像是皮膚過敏 從臉到手也看到他泛紅一塊一塊 我有聽到他要求去醫院 另外一個手足 一直坐著 被身旁的魔警大聲喝罵 他氣弱柔絲的說話 我聽不清楚 只聽到他身旁那名魔警說 在安排 我們會慢…慢…安排 你慢慢等 然後我又看到另外一個手足 他頭包著紗布 明顯看到他額頭有血漬及瘀傷 但他也沒有被安排去醫院…

因為被拘捕的人數很多 而手續也多 我曾經問過我身旁的魔警大叔 我什麼時候能打電話給家人或是律師?他也是跟我說 會安排 到了凌晨 我終於被安排打電話給家人 我請家人替我盡快找律師 也說清楚我現在在新屋嶺拘捕中心 再過了一段時間 有一名女魔警大叫我名字 說有律師要見你 之後我被帶到一個小房間跟兩位律師見面 律師看到我的傷勢 問我有沒有要求去醫院 我回復 我沒有 之後律師說 你需要到醫院接受治療 之後那名大律師便跟在場的魔警說 我當事人需要到醫院 那名魔警大叔說會安排~

到了天亮 所有手續也辦好 我跟著那名魔警大叔離開A倉 由於腿跟膝蓋也受傷 我需要慢慢走路 之後那魔警大叔叫我停下稍等 我便看到有一群手足在A倉門外等候 大約10多個 最恐怖的是 他們全部爆頭 有些手足更沒包紮 頭還流著血 整件衣服 褲子 鞋子也是血 他們那無助的樣子 我到現在也會記得 我看著他們差點哭了出來……

有很多細節我不說了 我想說 那名下午4點記者會發言的魔警 你是有病嗎?你說他們是在拘捕時受傷 大部分沒有表面傷痕 甚至看不出他們有受傷 你說謊也說好一點 我們的手足被你們這群垃圾打到頭破血流 我見到他們時 血還在流 這樣是你口中說的 沒有表面傷痕 甚至看不到有受傷?為什麼有手足連走路也走不到?為什麼手足滿臉是血?為什麼手足的手也抬不起?為什麼我們受傷要求去醫院 你們很鄙視的口氣叫我們慢慢等?為什麼最終我跟那些爆頭跟骨折的手足 被延誤了二十多個小時才能去醫院?為什麼急症室的醫生第一句便問我 頭有沒有痛 有沒有覺得暈?為什麼那些手足很多要留醫?這就是你說的不嚴重?沒傷痕?甚至看不到?

對不起 我真的很難忍受這群垃圾說的話 他們不是人 他們根本就是魔鬼 毫無人性的魔鬼 他們將我們被拘捕的 完全不當人看待 我很痛 真的很痛 不是傷口痛 是心裡面好像有一塊大石頭壓著一樣 痛到不懂怎樣說 根本就是個惡夢 這個惡夢一直纏繞了我17天 我怎樣才能擺脫它?很辛苦 頭很痛 對不起 我需要暫停一下 讓我情緒好一點再寫下去……

反送中抗爭中

800多名被捕人之一

28/08/2019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