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錫進:武漢市和國家衛生管理部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新型冠狀病毒的確診感染者已經達到1287例,死亡41例,但是重症病人237例,這意味著死亡人數很可能還會增加。而由於確診受到條件限制,實際感染人數估計比已經公佈的要大。《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說,今次疫情擴散急速,武漢市和國家衛生管理部門對此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胡錫進說:發生這麼大面積的傳染病擴散,而且我們有SARS的前車之鑒,本次疫情又與SARS非常相像,這不應該在中國這樣現代醫學能力已經達到相當水平、社會組織能力也很強大的國家裡發生。儘管認識新型病毒需要一個過程,但我們理應早些預判它的危險性,早些採取更堅決的措施,但我們確實做得不足。我個人認為武漢市和國家衛生管理部門對此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當然了,事情出現這樣的局面還有著更廣泛的原因。比如新聞媒體的監督功能這幾年被被各級和各地方一些與宣傳無關但很強勢的職能部門削弱了,武漢市有那麼多媒體人,但他們沒有在衛生系統之外發出自己的警告。官方對互聯網上多樣聲音的容忍度也太低,武漢市8名在網上發出警告的人當時被公安約談,壓制了整個輿論力量就新型病毒風險做進一步探討、持續發出警告的聲音。

從民眾層面,我們看到了一名武漢發熱市民通過吃退燒藥蒙混出關去法國旅遊的消息,她當時不覺得那樣做是錯誤的,還曬出朋友圈。輿論對她猛烈譴責,但這是疫區之外的輿論。事實上,在意識到疫情嚴重後,大量人員從武漢出走,他們當中很多人到了全國各地的居住地後,並不願意人們知道他們是從武漢來的。有些可能悄悄在家自我隔離,而有些可能沒有自我約束,從而擴大了疫情向全國擴散的風險。我們公民對社會的責任感顯然沒有達到對抗惡性傳染病所需要的水平。

亡羊補牢,未為晚也。國家在迅速行動起來,解放軍的醫療力量也已經奔赴最嚴重的疫區。老胡相信國家一旦全面動員起來所能形成的威力是巨大的,因此我還相信,國家一定能夠戰勝這場新型冠狀病毒發動的攻擊,眾志成城,這不是一句空話。

戰鬥在繼續,老胡不主張這個時候將主要精力用來往後看,在一片爭吵中搞亂今天抗擊病毒的陣形。老胡今天略作梳理事情發生的過程和原因,是為了提醒當前案例所暴露的一些缺陷和問題。不僅要做好當前的鬥爭,我們今後實現偉大復興的路還很長。吃一塹長一智,我們必須堵住發現出來的每一個漏洞,讓這個國家更加強壯,從而無懼未來的任何風雨。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