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瘋了」?

昨日立法會的混亂事件,相對台灣,南韓等國家的議會混亂情況,簡直是小兒科,㤓反映泛民議員都是君子,不願採取暴力來鎮壓建制的野蠻。當然,建制方面也會認為泛民是在野蠻吧。

《星島日報》以瘋了來形容議會,編輯們未見過大蛇疴尿嗎?更何況報紙老闆本身反修例,但何以沒有表揚阻止修例的泛民?但這份官方喉舌在處理今次事件卻異常中立,實在有趣。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但成件事的事實及緣起,是建制不滿泛民涂謹申主持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的會議良久未能按他們的時間表選出委員會主席,然後要求內會主席向法案委員會指示由石禮謙任該會議的主席,負責選出主席以開展修例工作。

而這正正是建制以自己為議會多數來來硬迫泛民就範的一步,所以若要指控泛民,建制必須坦承自己野蠻在先,這是事實,沒有政治立場之分。

但問題在於,建制另派人任會議主席,但卻無法解決原會議的後繼安排,換來今天一案兩會的情況。立法會秘書處明顯無法處理涉及政治的法律事件,好地地一個法案委員會,任由建制改遊戲規則,但又無法以現有機制Ko原有的委員會,那只能任由一案兩會的事情繼續,直至雙方合一為止。

若建制不願採行動與泛民和談,結果只會是主席無法選出。法案無法討論,若拖過七月抖暑,整個法案又要推倒重來。現時的混亂只會一次比一次厲害,政府表態只會火上加油。

現在只能議員的智慧來處理。建制不能以為自己講了「民主黑暗的一天」便推卸責任,而民主包含了包容,建制想也沒想包容民主派,只想以政治鬥爭把他們鬥走,那是否一併把反對修例的港人也鬥走?係就講明白,大家識做,唔好假惺惺話自己為香港,你地成㺴土建制都係謀自家利益而已,不要扮偉大吧,好嘔心!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