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姚松炎獲批參選]

在DQ事件上, 香港政府本來就是甚為被動, 甚至是只能按著上頭的命令來行事, 根本沒有任何所謂「獨立」作出決定的空間。因此當政府高官以至選舉管理委員會都發表聲明說「DQ」決定是選舉主任「獨立」作出的時候, 根本就是擺了選舉主任上枱, 而不願去承擔這樣破壞一國兩制的責任。

老實說, 我們不是周庭, 不會明白她內心的意念, 也不會知道她加入香港眾志的原因。若然選舉主任有這麼多問題, 那為什麼她沒有給機會周庭去申述自己的政治理念? 起碼我們沒有見到選舉主任曾作出這樣的動作。周庭亦公開指出選舉主任只針對其放棄英籍的申請不斷提出質疑,儘管周庭已出示英方的確認信也不能取信於選舉主任。這樣的選舉主任真的是獨立公正行事嗎?還是在中國的紅線內的獨立公正?答案不是昭然若揭?

有趣的是,這名現任東區民政專員其實也很熱心的參加中港之間連繫的活動。當然,她作為政務官只有服從上級指令,這與中立獨立及公正與否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傳統英治時代的教育及氛圍讓一代香港人認為公務員必然是政治中立,即不問政治立場,政策為先。若然這是真的話,選舉主任應將周庭及姚松炎的參選,公開透明的處理,而非單方面的提出質疑又不允許對方回應的下三流伎倆。若所有事情都有法可依,那最好交由法庭判決,而非快刀斬亂麻式求其安插籍口讓人不得參選。要知道的是,今次事件對政黨政治是一次重擊,若一個人是跟隨某個政府不高興的政黨,便會有機會被剝奪被選舉的權利。一個人只要加入了一個政黨,他們便沒有了獨立的思考,所有思考都是按黨綱行事。為什麼政府會這樣作決定?因為中共的思考方式便是如此,不容許獨立思考,只允許跟從習近平思想。所以,任何非我族類者都是異見者。

由於DQ理由太超過,30名法律界選委發表聲明,對選舉主任的決定表示極遺憾和關注,指有關決定是「不合理、不合法、不合憲」。表示,有關決定違反自然公義(natural justice)的基本原則,因為有關決定是在無給予周庭機會陳述下作出的。

聲明提到,公開和公平的選舉為香港人所珍惜,取消某些具有某種政見或政治聯繫的參選人的資格,會阻礙選舉公開和公平的核心目的,阻礙保障選民意願的自由表達,形容這個決定實際上是壓制了香港島選民意願的自由表達,剝奪他們在補選中的選擇。

事實上,若然政府一早收了柯打做嘢, 只要按著預先設計的結局辦事便可, 根本不用理會對方有否權利申述。香港眾志聲言曾多次嘗識聯絡選舉主任,但民政事務處多加阻撓,多次嘗試聯絡選舉主任,民政處職員只是稱「佢依家開緊會。」根本沒有理會周庭團隊的提問。從這樣的處理手法, 可見政府根本一早唔會比周庭入閘, 只是何時公布。

但當局在處理姚松炎的報名時, 卻用電郵查詢其有關台灣政治聯繫及台灣政治立場的看法, 姚亦已把回復公開上網。這樣一來, 政府若根本姚的答覆也DQ他的話, 便反映出當局根本是結局先行的查詢, 而不是真心要求姚澄清。現在大家正等待政府對姚參選資格的決定,好戲在後頭。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