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雙重標準對待許智峯?

在許智峯事件上, 一定要留意大眾的觀感如何, 特別是現在主流傳媒都被親建制親政府人士控制, 泛民從政者根本沒有犯錯的任何空間, 而且一直以來, 泛民中人都以站在道德高地來對親北京人士指指點點, 總不能去到自家人犯錯時便高高舉起, 輕輕放下。今次許議員事件係咪好大件事呢? 從事實上來分析, 在公眾場所先查問官員手機內資料, 查詢不果便動手搶去人家手機, 然後走去男廁查看, 再之後把手機歸還給另一官員。整件事情, 請問作為一個普通人會咁做嗎? 如果連一個普通人做呢啲行為都會被人報警的話, 咁為何許議員咁做就可以唔使負責任呢?

而家好多非民主黨既泛民人士都在為事件降溫, 話件事罪不至死, 要求大家保住許智峯, 因為佢係踢爆政府官員無理監控議員細節, 佢係對抗政府既英雄。對呢一個說法, 我認為許議員如果覺得要用搶人手機去令公眾知道政府的惡行, 我只能够同佢講 I am not convinced. 成件事如果係公告天下在先, 監督官員為後, 相信在立法會內的記者及攝記都會幫許議員搜集證據, 攝記大炮影低個screen有咩資料有幾難? 無人叫你一條友去衝去撞, 仲要係女EO。

要許議員退黨辭職係咪落井下石? 我諗呢啲係價值觀既問題。作為從政者, 人家對你道德標準係高既, 犯左七事死口唔認在先, 見民情不對才公開道歉, 已經係犯左第一錯, 第二錯既係一味強調搶嘢係要揭發政府不公, 你將心比己, 你自己會唔會因為要去證明人地間屋僭建而爆入人地間屋先? 做嘢方法錯左令到成件事變晒質。

有人話許罪不該至死, 要將佢DQ係政府既陰謀等等, 先唔評論DQ, 但點解要將自己同左派啲騎呢比較? 泛民不是代表社會普世價值, 道德高地咩? 如果一路以嚟都係呢條路, 咁咪堅守下去咯, 唔使退而求其次話搶人嘢罪不至死喎, 我想問, 搶人嘢本身係有問題喎, 你試下出街搶人嘢會唔會被人拉? 人地左派議員做左咁多衰嘢無事, 唔代表我地呢邊要護短。但最起碼許議員要有悔意, 但我仲未睇到佢有悔意咯。

「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認為,民主黨在短時間內召集中委會議,有廿多人出席十分難得,她相信市民會「收貨」。

不過,劉慧卿重申,許智峯不適合再做議員及留在民主黨。她又指,即使議席對一個政黨重要,但議員的品格、理想和原則,都比議席更為重要。」

劉銳紹於AM730專欄寫道:

「擴闊來看,即使真的有政治智慧,但切忌互相拉低,或者在不經意之下互相拖死。有人說,香港的政治已出現一個怪現象──你要贏對手,不是看自己的真材實料有多少,而是看對手的錯失有多少?或者看對手的錯失大或小?且看,建制在官方的呵護下,沒有磨煉,難以提升;泛民沒有更新思維和策略,也不能自強。更大的可能性,就是雙方都流失民意支持。

這類情況同時存在於香港與內地之間、台灣內部的政黨之間、大陸與台灣之間……在香港,官方大力打擊「反對勢力」,自己卻愈來愈失去親和力,只能靠利益作為凝聚支持者的主要手段。在台灣,國民黨和民進黨互相攻伐,同時導致互相拉低,所以有第三力量的興起。在兩岸,大陸愈惡,台灣人愈抗拒,台灣執政黨就愈能借勢。

可見,當某一方的錯失顯著,另一方就借民意發炮,或乘勢而起。這是政治的現實和常態,中外如是,無可厚非。但想深一層,這種方法雖然可以削弱對手力量,挖對手的土,但未必能為自己固本培元。反觀最近的中美貿易戰,狠毒的美國招招奪命,是對中國「精準的打擊」(內地軍方專家張召忠的評語),而中國自我陶醉一番之後,及時清醒,戰略性退卻。可見,政治者,實力為骨,策略為肉,聲勢只是表皮;三者有血管連繫,才能舒筋活絡,靈巧自如。」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