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派輸了補選, 然後呢?

補選結果勝負已分, 泛民四席只能保住兩席, 而且在地區分組點票未能保住關鍵席位, 令親北京派在立法會繼續掌握著否決大權, 換言之, 泛民議員繼續是橡皮圖章, 林鄭又建一功。

不少傳統學說都認為單議席單票制對泛民有利, 但這種前設相信要改寫了, 皆因今次選舉證明了左派也一樣可以勝出這樣的選制, 若當局行回舊制, 泛民分分鐘一席都無。不要忘記單程證的每日150人名額的威力, 他們未必會全部支持左派, 但思想上較認同中共合法管治已足以令他們不會投票於激進泛民。有統計指個別新入伙公屋社區親共人士得票率高達七成,這反映泛民根本是放棄了這個戰場,否則在一對一的選戰下, 根本不可能只取得三成選票。

港島區區諾軒及新界東范國威勝出並不意外, 意外的是得票比率已經打破了所謂的55vs45的黃金比例上, 區諾軒總得票輕微過半, 名不見經傳的陳家珮竟也取得了四成七選票, 兩者相差僅1萬票, 泛民在一對一選戰中有有勝得這麼危險嗎? 當然, 以今次區諾軒臨危授命參選, 加上由香港眾志主導選戰的打法, 或許會令一些傳統泛民人士不出來投票, 皆因激進不是他們杯茶。但換一個看法, 在太古城的三個主要票站中, 2016年由葉劉取得最多票數, 今次則由區諾軒全勝, 陳家珮無法繼承其師傅的優勢, 是太古城民眾開竅了, 還是今次投票的與2016年投票的人是兩批人? 簡單來說, 中產目睹政府過去兩年的胡作非為, 其實心裡是有氣的, 可是他們要如何表達不滿, 實在是一大學問。區諾軒的相對理性及專業的形象比周庭來得可信, 亦遠比陳家珮為佳。但得票卻危危乎, 相信與傳統泛民未有全力拉票有關, 當然亦與區的起步時間較晚有關。陳家珮的競選工程只有一條口號, 就係回歸理性, 踢走激進派。但區諾軒的工程一直沒有明確的主題, 只說是保衛香港的法治, 但問題是法治已被中共濫用為統治工具, 用法治做主題未能對選民產生投入感, 亦太離地。但在整體泛民全力支持區的情況下, 才令區勉強過關。區諾軒下次要連任, 必然要選一個清析的論述去證明自己激進及傳統泛民通殺, 否則, 陳家珮之流必然當選!

至於姚教授之敗, 只能說他自視過高, 輕敵及離地。我不是住九西, 也知道此區卧虎藏龍, 皆因以往黃毓民都在此區紥根多年, 青年新政亦曾在此區勝出。但為何到了姚教授卻未能成功? 這只能說姚教授太有自己的想法, 若然在比例代表制他必有一席, 但直選講求的是地面戰, 要深入各區爭取最多人的支持, 那有可能不以落區握手作為主要的拉票工程, 而主打網上宣傳? 有消息說傳統泛民因未有收到call而未有全力為姚拉票, 反映了在九西泛民各有盤算, 特別是原本是plan B的馮檢基及民協, 有指不少民協老巢都被民賤聯攻陷, 民協是否泛民一員值得深究。

今午, 泛民主派開記者會鞠躬道歉, 但這有用嗎? 泛民若不能解決與新興激進派的磨擦, 下輪補選要如何全取兩席? 眾志羅冠聰選後臉書留言態度不可一世, 又會否令傳統泛民更加不滿? 這些矛盾都必須立即化解。

信報即時新聞: 在立法會補選4個議席中,民主派痛失九龍西直選及「建測規園」功能界別兩個議席,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聯同范國威、姚松炎及多名立法會議員,在記者會上向選民鞠躬致歉。

莫乃光表示,就民主派保住兩席向選民致謝,民主派會虛心面對九龍西選區的敗選,認為有負支持者的期望,他們會深切反省,思考做得不足夠或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但強調不是個別政黨或政團在今次選舉中沒有盡力。

姚松炎指出,過去3個月民主派非常團結,為他的選戰出心出力,他今次落敗,是自己的選戰工程有不善,他會接納所有建議,亦會深切反省,呼籲大家不要作太多揣測。

姚松炎認為,坊間所指的「焦土論」對他的影響不太大,但他在三條得票較少的屋邨,正是他落區較少的屋邨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