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玩分化要和理非同勇武割席

在港澳辦急召親京人士北上聽聖旨後,林鄭儼如翻生一樣,立即出來遊走返工,並且立即安排將退休的警隊高層重新出任特設的職務,專責處理示威抗爭及國慶活動,好明顯林鄭的目的是要在十月一日前平亂,而平亂的重任便交在劉姓高層身上。據指經他處理的抗爭運動都會結束收場,今次會否歷史重演?實在難以預計。但以警方開始不理民意不斷反對地區遊行的申請,似乎正是考驗一眾和理非及勇武派,因為按警方的奸計,參加沒批准的遊行,他們便大條道理以非法集結把所有上街的人拘捕,這樣對林鄭口中的和平遊行人士是有一定壓力的,政府的目的就是要玩分化,玩割席,把只參加遊行的人士與前線抗爭的年輕人分裂出去,使勇武派失去了抗爭的道德高地。林鄭在中文回答問題時不斷強調盡快停止暴力,便是要由她開始分裂分化抗爭陣營。

抗爭者當然知道發生什麼事,特別是個別網台主持人及宗教人士開始吹和風,要求抗爭者不要暴力,可見林鄭背後的確開始有做工夫。但抗爭者始終認為暴力的起源不是在抗爭者,而是在七月二十一日在元朗,以及八月五日晚上在北角及荃灣的黑幫打人及斬人事件。另外,勇武派會使用暴力只因為遭受警方不對等的暴力對待,加上警方已失控多次在居民社區施放催淚彈,影響小孩及長者的健康,而警方又涉及多宗濫捕案件,這些民眾切身處地的感受,都不容易被林鄭的語言偽術所分化,加上警方對其所作所為都未能證明自己清白,又反對獨立調查,凡此種種,似乎只會加深民間對政府的不滿及怨恨。從多區居民勇武屌爆警方防暴隊及以家用碟弄熄催淚彈可見,普通民眾已不滿警方極至,若林鄭以為把和平及暴力二分法便可平亂,她似乎只想將兩派更加緊密的合作。

抗爭者也不是傻的,在TG上不同派別的討論,都知情況係點要如何走落去。黃大仙燒衣都要搵防暴,不如林鄭叫警方取消出動防暴先啦。

有記者問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示威者其中一句口號是「玉石俱焚」,即是透過影響經濟,令政府回應訴求,而現時經濟下行,會否被視為策略有效而引發更多示威行動。

林鄭月娥回應指,經濟對香港所有人皆十分重要,除了少數人,他們不是社會持分者,不介意破壞經濟,所以他們訴諸暴力,對經濟以及市民生活造成巨大影響。

以下是林鄭星期五記者會有關反送中運動的官方紀錄:

即時要做的目標就是停止現在相當廣泛性的暴力,亦不希望再看到大規模衝擊我們的公共交通、堵塞道路,令遊客卻步,令市民失去日常生活──因為他們不敢外出,他們不知何時、哪區會出現大規模堵塞,甚至對抗的活動。所以今日我們的共同目標應該是盡快停止暴力,恢復社會秩序,維護香港法治,讓社會返回安寧的地步。當能達致的時候,當然我們有很多跟進工作要做,無論在處理政治紛爭、社會分歧,以至社會積累了很久的怨氣,我作為行政長官都有責任深究這些問題,從而希望為香港找出解決方法;但現在不是這個時候,現在我們一定要用最大的努力停止暴力

我剛才說這次事件反映出一些香港深層次的問題。事實上這個多兩個月以來都聽到很多學者說,這些問題很多都是民生引發的,當然有其他對於政治制度考慮的問題。民生方面首當其衝當然是房屋,亦有醫療、教育、人口老齡化帶來各方面我們需要關注的議題。總的來說,這份《施政報告》對於我本人展示我們繼續很願意、很樂意、很有承擔管治香港,是非常重要的。

有關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你最後的問題也問及用甚麼形式、叫甚麼名字。如果我們現在說的是一個以法律來成立的法定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我早前的回應,以至我今日的回應都是一致的。一個針對警務工作,尤其是還在執法期間的這種獨立調查委員會,我是不認同的,因為已經有一個同樣獨立、法定的監警會機制。我早前亦和監警會主席溝通過,他應該很快就會回來,或者會在這個月召開監警會會議。監警會除了處理個別警員被投訴的個案外,今次亦相當例外地會做審視整件事的工作。原來的審視時間是以七月二日結束,我相信梁定邦主席考慮到近日發生的事件,他亦會很認真地考慮這個審視工作是否應該延長,讓其他引起社會關注的警務的行動亦可包括在內。

第三方面就是安撫示威者,示威者如果採取暴力衝擊我們的公共設施,襲擊警員,以至其他無辜的市民或甚至是記者朋友,我們一定依法辦事;換句話說,是需要拘捕、有足夠的證據便需要檢控,然後交予獨立的法庭裁決。其他很和平、參與了多次示威遊行的朋友,剛才我說過了,我知道大家對於特區政府在修例事件或其他政策有不滿,但這不滿不應該成為今次縱容這些暴力事件或者容忍這些大規模破壞行動,令到香港的經濟和市民日常生活出現了這麼大的問題。所以我希望和平示威的朋友,大家能夠放下分歧,我們不要再相對很對立地看香港的問題,我很願意在日後的工作很認真地聆聽,開放式的對話我亦很願意做。在這方面希望能夠得到過去很多次出來和平遊行的朋友的諒解,讓我們現在集中精力處理好香港面對最大的問題──就是這一種蔓延、差不多無止境、隨時隨地都會發生的暴力行為,多謝大家。

But the economy is something very important for every one of us in Hong Kong, unless a small minority of people, as you have said, they did not mind destroying Hong Kong’s economy, they 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 which so many people have helped to build, and that’s why they resort to all this violence and obstructions causing huge damage to the economy and to the daily life of the people. I am indeed very worried about this situation and that’s why I appeal for calm, calmness and rationality, to help us to overcome this situation. And this is also the consensus view of 33 members from the business sector that they have told us during the session we just had with them.

對於傳媒查詢《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出現在今日刊登的憲報索引,政府回應指,有關憲報刊載的是特區政府今年曾經首讀的條例草案的第一次刊憲日期。

政府已多次明確宣布,有關修訂《逃犯條例》的一切工作已完全停止。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