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被辭退一事的回應

[轉發]辭退我的決定,並不是由香港大學,而是由大學以外的勢力透過它的代理人作出。

這標誌香港學術自由的終結。香港學術機構的教研人員,再難自由地對公眾,就一些政治或社會爭議事情,發表具爭議的言論。香港的學術機構再不能保護其成員免受內部及外在的干預。

若仍有疑問「一國一制」是否已臨到香港,我的個案應足以釋疑。

我非常感謝香港大學培育我成為一名法律學生、法律老師、法律學者及法治的守護者。當目睹所愛的大學沉淪,我感到心痛。

不過,我會以另外的身份繼續法治的研究及教學工作,也不會停止為香港的法治而戰。

我有信心在未來,會見到一所自由的港大重生。

The decision to terminate my appointment was made not by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but by an authority beyond the University through its ag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