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外婆

外婆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上離開我們。到今天(1月22日)完成所有儀式有一個月了。她的離去來有點突然,在離開前一天往醫院覆診後,在打算去廁所後便回家,但在廁內突然暈倒送院,其後又清醒過來,還跟家人們有說有笑,要預備做冬的食物。在離開當晚前一兩小時,她還要大家早點回去吃飯,豈料這句便成為她在世說給家人的最後話語。

當晚媽收到電話時,已經是在搶救中,及後家人證實了她已經跟我們道別。我們只能立即飛的由家中到醫院見她最後一面。見著已被確認了去世的外婆,睡在病床上,還接駁著儀器,身體還好像在呼吸,跟她說我們來了,不知她聽到否,但有人說在她耳邊說話會有反應的。醫院一直讓外婆接駁著機器,直至所有至親到齊,才正式把儀器人拿開,然後由醫生講述證實了她已離開的消息。

這是我第一次在醫院面對死亡,其實是很震撼的,想不到一個人生命就如此結束了。大家在沒有準備下去接受這個事實,有的強忍著眼淚,有的故作鎮定,有的情緒不穩,我在內心也有責怪自已沒多回家帶同孩子探望她。當然,現在說什麼也是太遲了。

原來,上次見她和她說話,已經是十一月中她的壽宴。當天,長女要出席表演,表演後立即飛車去吃飯,著孩子們跟太婆打招呼,和她傾一兩句。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外婆跟我兩個女兒合照,大的在耍情緒,小的和太婆玩得高興至親吻她,逗得我外婆滿心歡喜,笑得很開心很高興的樣子,而這些照片已經是我們跟她一起拍的最後一輯相片了。謝謝你每次回來探望你時,也會封紅包給小孩買新衣服。

謝謝你在我小學,中學及大學期間全力的照顧我的起居飲食,我還是很想念你煮的每一道菜,雖然只是普通屋企餸,但那些粟米肉粒,水蛋和薯仔雞翼永遠在我腦海中記著。我也會記得小時你買了一個瓦造的錢箱,讓我每天入一些硬幣進去,然後滿了要用鎚子打破把錢存銀行的事。

外婆,願你安息。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