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政府專業先於政治安排包機抵台

距離第一批武漢包機返台過了37天,第二批武漢專機任務昨終啟程,但過程仍一波三折,包括第一架華航班機有旅客因發燒被請下機,還有第二架東方航空專機的乘客不願意穿隔離衣,甚至中方還想臨時候補30人,但我方沒有同意等因素,造成班機延誤近5小時才起飛,在在突顯兩岸在包機事務上充滿歧見。

昨武漢包機由華航載和東航執飛,兩機共載回361人,其中有襁褓嬰孩、孕婦,也有91歲長者;日前新竹女中校長為校內一名高3女學生Cindy發聲請命,指她是農曆年期間與家人至中國湖北省探親,卻遇上武漢肺炎疫情嚴重封城而滯留湖北,甚至將因此影響大學個人申請的二階面試,Cindy也幸運搭上這趟包機,踏上「最後一哩返鄉路」。

第二趟武漢包機任務,總算把這些滯留海外的國人接回台,但昨晚包機返台過程其實相當波折,華航原定昨(10日) 傍晚5時從武漢天河機場起飛,但狀況連連,有人未報到、不配合檢疫,甚至起飛前,又因機上2人發燒,全機被迫回停機坪檢查,最後169人在昨晚11時37分才抵台;而第二班搭載192名國人的東航,也因此順延到今天(11日)凌晨4時許,才降落桃機。

首先在旅客「突然」篩檢出發燒部分,衛福部醫福會執行長王必勝說,關於發燒的檢疫措施,我方規定超過37.4℃不能登機,但就在關閉機艙門時,1名女乘客因經紅外線體溫感測儀發現超過37.1℃,結果被中方要求下機,之後連同先生、小孩共3人都沒登機;其實我方至今不清楚中方的發燒標準,研判可能訂37℃,這與我方標準不同,會再請指揮中心參考研議是否採一致標準。

其次,武漢包機於上月(2月)3日返台,但當時搭機旅客未穿著隔離衣,登機檢疫也只有量體溫,且連旅客名單都未讓我方掌握,後續檢驗更出現一名確診者,因此在第二批專機安排上,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要求須由我方派遣醫護人員抵達現場檢疫,而返國旅客須先取得檢驗陰性報告,搭機也須全程穿隔離衣、戴口罩,以防堵病毒傳播。

就在第二架東方航空專機起飛前,卻有搭機者不願意穿隔離衣,主因是中國認為上機旅客都已檢驗完成,健康狀況是安全的,不需穿隔離衣,但我方仍覺得應該要穿,經努力交涉,這些返國旅客最後都穿上隔離衣才回國。

談到包機安排最困難處,指揮官陳時中分享,兩岸除了認知上有差異,文化也有差異,我國指揮中心相對專業,主導力稍微強一點,而任何國家政治、經濟、外交雖都會影響到防疫,但台灣的指揮中心是有受到很多行政單位的尊重。

陳時中說,專機安排上,中方有比較多「政治味」,因此雙方在對話上有些奇怪,以戴面罩為例,對方認為不需要戴,但我方覺得病毒很多變異情況,「既然是最後一哩路,只差一個面罩,有差很多嗎?大家多做一些」,若專業對話多,將心比心成分就高,溝通就容易,否則就會很容易引導到政治層面,「去講到尊重不尊重的問題,反而變得很難解」。

至於專機為什麼不讓候補民眾登機,陳時中指出,事先能掌握名單是很重要的,不論是在事前隔離、檢疫和身體狀況,到最後抵台的檢疫所安排,都希望能夠掌握,才能做最完整安排,「臨時放進來」實在不安心,就沒有同意,也凸顯第二批武漢專機的種種安排,兩岸還是多處不同調。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