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治下南華早報首度改版

今日一早起來收到訂閱的南華早報, 有一張粉紙寫上NEW PAGE NEW SCMP, 打開一看, 原來今日南華早報大改版, 除了在版面配置上作出更新外,還正式啟用了新的企業標誌, 由藍和黃色作為主色, 擺脫嘉里年代以紅字SCMP作標誌的親中形象, 兼好像有兼顧「黃」「藍」兩營的用意。同時新標誌也為南華早報集團在銅鑼灣時代廣場的六層辦公室入伙揭開序幕。據報南華早報的雜誌業務已於本周一正式由數碼港搬至新址上班, 報章編輯部亦會在本周末由現址搬過對面街的新址。估計南華早報目前在大埔的廠房的員工也會搬回市區, 南早在大埔的印刷廠房會否出售或另作別用, 值得留意。

筆者曾在南華早報由光輝走向末落的時間即2005至2009年任職南早, 當時報章業務經歷第一波網絡衝擊, 便是港交所決定毋須上市公司在報章刊登通告, 令南華早報賴以盈利的主要收入來源被腰斬, 及後又經歷了200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 令南早要節衣縮食, 除了要減人工外, 還要退租太古坊的辦事處, 搬到當時大股東嘉里集團旗下禮頓道的辦公室, 以節省租金, 更多的同事被安置大埔的廠房。其後連招聘廣告亦受互聯網影響, 昔日金雞母的Classified Post已變得不值錢了。

當然, 嘉里集團作為媒體業的行外人, 只能看著數字辦事, 不蝕錢便是王道, 也令嘉里末年的南華早報流失了大量的高水平的作者及記者, 令報章的品質有所下滑。直到2015年底, 阿里巴巴向嘉里集團提出收購南華早報的核心業務, 才讓百年老報的前景出現一點的曙光,例如重新開始招募人手來填補編採及其他部門的空缺,以及放棄網站的付費機制來吸引瀏覽量, 都是新主對南華早報的新策略。

由於南華早報不再是獨立上市企業, 外界無從得知現今南華早報的經營狀況。但在富爸爸的財政支持下, 南早能够以呎租55元租下時代廣場7層辦公樓層, 合共11.5萬平方呎的樓面, 每月租金便達600多萬元, 1年的租金便是7600萬元。對阿里巴巴來說, 這筆錢當然是極之皮毛,但對現今處於冬天的報業, 這7600萬元可能是其他報章的救命草, 被中共打壓的蘋果日報一年的廣告收入也僅為1.4億元。由此可見, 阿里巴巴對南華早報絕不止是一個keeper這麼簡單。

南早聲稱新的辦公室能够讓記者們以更公開透明的方式工作, 並以最新的科技配合發出報道, 新辦公室亦著重視像及資料研究的支援。在技術層面來說這亦是數碼年代媒體辦公室必須走的一條路。但外間更關注的是南華早報的新方針「to lead the global conversation about China」,總編輯譚慧兒便提到該報不怕爭議, 會向讀者報道中國好與壞的一面。雖然外界對此一說法半信半疑, 但在全球都注視阿里巴巴會如何經營此一百年老報的目光下, 相信馬雲也不會太過亂來的。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