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封殺黃之鋒參選路!

香港眾志確認周庭參選無效,可見香港眾志未來也不會再獲得參選資格。羅冠聰的宣誓給政權口實,為今日DQ埋下伏線。不過,歷史沒有如果,天父要眾志走到這一步,必然有其考慮,可能就是要眾志專注於民間及街頭的抗爭,以感染更多的民眾,避免在加入體制後變得離地吧。

當然,今次政府的決定最大意義在於,政府已為2014年雨傘運動定性為分裂國家的行為。若非如此,當局為何要針對眾志政綱來DQ周庭,而非周庭的個人言行?事實上,今次周庭被拒入閘也封殺了五年或十年後黃之鋒參選的路。政府處心積慮便是封殺曾經令當局麻煩不已的學生運動領袖的從政之路,可見當局實在與現今一代年輕人為敵,連比一條生路佢地實踐政治理念的空間也沒有,若然中共的一套係掂既話,怎會怕一個無權無勢的學生領袖?說到底又是怕他們勾結外國勢力分裂中國吧!

好了,香港眾志參政之路就此被畫下句點,餘下要怎樣走下去?實在很考黃之鋒,周庭及羅冠聰。

【香港眾志就周庭被禠奪參選資格回應及聲明】

一、選舉主任於今日(1月27日)通知,因著周庭的政治聯繫而決定其選舉提名無效,香港眾志表示強烈譴責。

二、選管會自周庭遞交提名表格後不斷對其國籍問題處處刁難,卻從未就周庭或香港眾志的政治立場提出任何查詢和質疑。

三、 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選舉主任都曾透過要求提交補充資料的方式,確認部份候選人的政見,是否符合選舉規定。是次做法,明顯與以往的方式有所不同。今次事件,形同賦予選舉主任權力,在決定候選人是否獲有效提名時,自行判斷其政治立場,甚至不給予參選人辯解的機會。

四、 整份選舉主任的決定並沒有引述周庭個人言論,只列出香港眾志的政綱,這等同於剝奪整個組織參選權,禁止所有香港眾志成員踏足議會。

五、選舉主任在其解釋文件的第十段,清晰指出選舉主任「考慮了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之後的發展」,等於承認是按2016年選舉後的政治發展而作出的決定。選舉主任明顯作出了一個政治決定,而非跟隨既有程序以及政治中立原則,法例亦沒有賦權選舉主任作出如此決定。

六、 第十段又指出選舉主任考慮過人大就基本法104條的釋法。我們再次譴責人大釋法嚴重破壞香港法治。而且,人大釋法只是規範以及限制了宣誓時的形式以及內容,與參選權無關,質疑選舉主任有何權力解釋釋法內容。選舉主任以此作為理由,褫奪候選人資格,剝奪市民基本政治權利,既不合法,更是完全缺乏理據。

七、對香港眾志而言,今次事件是中共對一代人的清算。香港眾志成員已經先後因參與社會運動被判入獄、參與體制後被褫奪參選資格,無疑政府的動機是要殺盡後雨傘一整代有志從政改變香港、推動民主的年輕人的希望。雨傘運動後的進步力量將會在議會絕跡。

八、政府再次進行褫奪候選人資格,是近乎永久地剝奪港人的政治權利,令市民永遠不能憑自由意志投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指出,「政見並不構成排除公民享有參選權的基礎」,個別公務員以政治方式,決定選舉中候選人的組成,是違憲以及違反人權的做法。

香港眾志

2018年1月27日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