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林行止專欄再評反送中運動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一、

以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為由以致街頭抗爭遍地開花的示威衝突,至今持續三個多月,看去周日被新華社評為「褻瀆全體中國人」的街頭抗爭活動,這場「逆權運動」的高潮仍未出現!

雖然始作俑者林鄭市長撤回「修例」,但既欠誠意且撤得太遲,即使市長還煞有介事,委任籌委會安排「對話平台」,與受民主派杯葛的區議員交流又將於本周四於「伊館聆聽一百五十中籤市民心聲」,但在社會極度撕裂和尖銳對立化的情形下,「對話」並無堅實基礎,看來只會成為一場後果難料惟筆者看得甚淡的公關表演而已。昨天網媒《獨眼觀世》(Monocle)有短文題為〈我都費事同你講〉(Talk to the Hand),說的便是這場「對話」──對話成為獨白,已是最佳預期!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據路透社消息,林鄭在一次閉門會議中說「政府除了警隊三萬人什麼都沒有」,那許是事實,因為整個文官系統已經癱瘓,處此無從發力的窘局,林鄭試圖建立「對話平台」,作為武力以外另一種支撐政府的「人文」力量。設想不錯但是難以達標!

探討當前這場已引起國際間廣泛關注且美國國會「全神投入」的抗爭運動,筆者不厭其煩,認為應從源頭說起,或許才能看到紓緩癥結困迫之所在。

《中英聯合聲明》一九八四年簽署後,北京不斷對香港釋出善意、作出承諾,到了九七前夕,大部分港人已有明天會更好的憧憬,對回歸後安定繁榮可以持續的願景,幾成共識;可是,港人對當年的「未來憧憬」與當下香港失治的現實,大相逕庭,真有天壤之別,而當前抗爭者的訴求,遂把種種令港人無法承受的「差別」,化為行動呈現於無分中外、不分貴賤貧富的世人眼前。

「馬照跑舞照跳」的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的承諾,言猶在耳,但一名馬主「出馬」,便把馬會嚇得六神無主,去周三「被迫」停賽,意味「馬照跑」已非當然;至於「舞照跳」亦走樣、變質,以「大媽」早把「波場」改在廣場或球場,去周末遊行人士「光復屯門」,當年「舞照跳」的閒話一句,忘記說明不是隨時隨地隨便都可跳……。

二、

香港失治,彰彰明甚,這場俗稱「反送中」的群眾運動,不僅標示中港不同法、不同權的矛盾和現實,還突顯了林鄭政府靠攏「一國」之權,漠視港人權益;強行其法的不顧港情,引爆她亡港「一制」的連串劣跡,六月九日數以十萬計示威者戴口罩而出的「反送中」和平運動,至今天已持續了一百零四天,但林鄭回應群眾「五大訴求」的不情不願不通不達,撩撥出抗爭者心中怒火,用武者雖不屬大多數,但怒火中燒加上對林鄭不恤民怨的徹底失望,他們的「勇武」行動或「暴力」,竟然還贏得群眾的理解,雖然「理解」未必認同他們的行動,惟無憎厭之意更無「割席」之心,則路人皆見。向來維護治安贏民敬重的警隊,他們「執正來做」的時候,被人群攻,指其為暴虐的「黑警」,「皇氣」混雜了「黑氣」,對那些已溢出「和理非」規範的抗爭者,怒目相向、惡氣騰騰,亂棍痛擊。這是我國舊說部裏那些「忠義兩難全」故事的現代版,在警署叩拜關二哥的警隊中人,忠對失正的政府,變了廣泛市民心目中的失義!生活在這裏的市民,負責管治的特區政府,早已移民海外而心繫香港安危的港僑,除了極少數能從香港愈亂愈好中抓權、獲利、得益,全港有誰不想有效的「止暴制亂」?可是,誰能叫停已忍無可忍的抗爭者、誰能令林鄭「貼地」地擺平抗爭者的憤怒與怨恨……。看其「出手」,林鄭市長實在無此能耐,看來香港要重回安定繁榮境地,除非管治班子大換血(那是北京眼中的非份之想),遙不可即!

林鄭的傲岸剛愎,目無餘子,在立法會公然訓斥反對之聲「全屬廢話」,她在未向公眾致歉並正式收回這句狂言之前,什麼「對話」都是「廢話」!除了自以為高人一等,她的「治術」亦不及格,以為由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出手以小恩小惠便能息眾怒及令經濟民生有起色,手法之拙劣、用心之卑微,完全看不出她是有辦法管治這個國際大都會的幹才;至於被她陷於不義的三萬警力,在「止暴制亂」的指令下,「止暴」未見成效而港警在國際已背上殘暴兇猛的罵名(國際特赦組織實地調查報告指出「港警任意拘捕」,且在「扣留期間毒打、酷刑被捕人士……。」)。顯而易見,心中有股怒氣怨氣的抗爭者,對警方無差別毆打的反應激烈,這是當前這場抗爭運動,無法「收火」的底因。

香港這個地狹人稠的小地方,在英國人出以「功能人類學」權術的管治下,早就具備大都會的局格與氣度,令港人對國際關係的看法,與內地大不相同;但是,建制中人卻事事向內地看齊,視「國際關係」為干犯中國內政的妖魔。不必諱言,老中青的泛民被建制派排擠得不能動彈、壓迫得透不過氣,分別找外界支持法治、民主、人權的議會領袖支援,是無法可想下的唯一辦法(這種情況,與過去有議員在議會被迫以擲蕉洩憤事件類似);北京為此大動肝火,不是因為外國那些通常是口惠而實不至的援奧會帶來什麼實質的威脅和損害,而是泛民把其撕毀對港人承諾的高壓手法,暴露於世人面前而臉上無光;可是,泛民感到特區政府在西環「贊助」下搞亂香港,但北京竟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且對泛民不瞅不睬。泛民在本地和內地無法「伸冤」,只有向價值觀相近的外國尋求支持,並非失正之舉。

三、

港人──泛民與建制中人──到外國及國際性組織講述他們眼中的港情,筆者認為是大好事,泛民中能言巧辯的代表人物赴外爭取支持固然大妙,建制中人如何超瓊、伍淑清等面向世界的表態,何嘗不是利港之舉?有人因為不喜歡她們的「出身」、取態,說她們不能代表港人,真是無理取鬧;她們當然是香港人,其階級及政治屬性雖有別於近日在國際論壇上活躍的泛民,然而,她們的代表性絕不遜於黃之鋒、何韻詩和張崑陽。至於她們說詞的內容和力度的影響多深,是另一回事。筆者對特區政府厚建制薄泛民,大不以為然;但是,泛民認為建制一方的言論不能代表香港,亦屬偏頗。事實是,香港失治,香港人沒有公平的代表權,那是施政失衡失公失利失和,是個嚴重的缺口!

只要是誠心、誠意表態,能言善道的香港人,不論政治屬性,其赴外國述說港情,次數愈多、亮相愈頻,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愈有利,回歸已二十多年,香港是從英治時一個華洋雜處的亞洲都會,變為中國治下一個因有「兩制」保育而成為一個中西政治文化滙聚、衝突、交鋒、交融的城市。這可說是貫徹「兩制」的成果(不必諱言,如果北京不當香港「一制」是一回事,香港早已成為沒有噪音之城)。毫無疑問,英國臨別秋波把香港打造成政治城市,樂觀地設想,香港因此尚有一絲希望成為一個具有中國特色、高度自治且人民有自由選擇權利的城市;但是,以農民革命起家的中共有沒有這樣的器宇?兩天前《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認為「香港的民主政治是中央管轄下的地方區域的民主,香港的主權行使行為前提……。」已全方位崛起的北京,顯然容不下《基本法》應許港人的諸種政治權利。換句話說,港人若以法治的法律觀點解釋《基本法》並堅持把之付諸實行,以北京的視角,這類言行便會被視為「港獨」或「人心不回歸」的罪狀。如果這種「欲加之罪」的黨性不變,香港這場因「反送中」而起的抗爭運動,恐怕將以悲劇收場,而香港的「悲劇」,肯定會重創中共的千秋大夢!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