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信報》一則奇異廣告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今日信報的投資版內刊載了上述的廣告。翻查一下Google原來徐志宏的案件早在去年7月18日經由蘋果日報報道。而事隔大半年後,案件將在本周五開庭,徐的家屬表明會在下星期一 (4月15日)下午三點召開記者會公開案情。而就在政府一直強調設立逃犯條例的必要性時,這宗案件反映的是在香港的打工仔(雖然他來自中國) 一旦被中國捉拿落案, 香港一方根本無法可施。若香港要為中國設逃犯條例, 中國是否也應該為香港設立保障無辜者條例? 在中國可任意捉人歸案的情況下,全世界根本不應鼓勵國人到中國旅遊或工作, 因為中國就是一個黑洞。

以下為蘋果日報去年7月18日的報道:

香港永隆銀行前常務董事總經理徐志宏涉嫌受賄一案,將於明日(19日)在江蘇無錫開庭。但這宗案件滿佈疑點,在開審前夕,徐的家人為徐喊冤,指他因與自己無關的案件被立案抓捕,查明清白後卻不獲釋,反因配合偵查說明自己的經濟往來情況後,被認定受賄「當局叫佢認罪可輕判」,但遭徐拒絕。《蘋果》記者今日嘗試聯絡徐志宏家人及其律師,但暫時未能接通。

徐志宏祖籍安徽,2009年底辭去工商銀行總行金融市場部總經理(副廳級)的職務,到港出任永隆銀行執行董事兼總經理(非公職人員)。他現時持有港身份證,家人稱,徐獲釋後就能拿到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證。

據徐的家人指,徐志宏於2017年4月19日遭無錫市檢察院反貪局,以涉嫌濱湖融資案為名立案,同月22日即在深圳海關被捕,並被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同年8月1日,無錫市檢察院反貪局以涉嫌受賄罪將徐志宏案移送無錫檢察院審查起訴。今年2月12日,無錫市檢察院就該案向無錫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該案將於明日在無錫市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徐的家人獲准旁聽。

家人指控,無錫檢察院在辦理工商總行金融市場部副總經理馬續田等人涉嫌的濱湖融資案時,懷疑徐志宏牽涉其中,在沒有任何切實證據的情況下,不進行必要的初查,於去年4月19日對徐倉促立案,22日將他抓捕,後經5天5夜的輪番訊問,證實他無辜後,卻未依法放人,而是違規改變偵查方向,將徐一家及其妻弟趙安靜十幾年的銀行流水賬全部調出,要徐就每一筆大額往來解釋說明。但徐一直忙於工作,家庭開支全由妻子趙春梅掌管,面對十幾年的銀行流水賬,實難言明其中原委。

徐的家人指,無錫檢察院藉機進行誘供,徐對此稍作質疑或辯解,檢察院就以逮捕其妻、兒子、妻弟為要脅,讓其進行有罪供述,徐擔心家人安危只好就範。當徐發現筆錄與自己供述不符,進行修改後,辦案人員卻明確告知「這樣過不了關」,還撕毀口供,重新打印,讓其簽字確認。徐不認同辦案人員提示的案情,就被以此事不構成犯罪來誘騙他供認。徐若進行辯白,便會引來辦案人員的厲聲斥責和謾罵。徐志宏難以承受長期的精神暴力,只能按照辦案人員的意願招認。家人認為,辦案人員對徐志宏騙供誘供、威脅恐嚇,實屬違法取證。

為了讓徐志宏的口供有所印證,辦案人員對趙春梅、唐小燕、戴武裝、韓琳4名證人,亦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威逼利誘。此外,還在移送審查起訴期間,在裝訂案卷時,罔顧證據完整性的司法要求,故意將存在矛盾衝突的口供和證言篩撿出去,將達到印證效果的口供收錄其中,致使口供、證言的演變過程和其中的矛盾衝突被掩蓋,嚴重影響案件事實的認定。

家人還提到,徐志宏原屬北京官員,案件本應歸北京管轄,無錫檢察院卻因政治理由向江蘇省檢察院、最高檢主動請纓才申請承辦,並由院領導親自掛帥主辦,因為徐案是其響應中央金融反腐號召的政績案件,也是其檢察官員額制改革以來辦理的第一宗標桿案件,徐案本身也創造了無錫檢察院2017年度偵辦官員級別最高的記錄,成為其對外宣傳和政府工作報告中的重墨一筆,對無錫檢察院和具體辦案人員都有重大的價值。

Written by

A columnist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 in Greater China region, technology and gadgets, media industry, parenting and other interesting topics.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